学诚法师在纪念赵朴初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朴老西逝七载有余,从普通衲子到高僧大德,从一般信徒到学界巨擘,从广大民众到党政领导,从港澳台同胞到国际友人,依然深深追思缅怀,感念他深远广大的菩提心和济世利人的菩萨行。哲人已逝,“峨峨若千丈松崩”,德音未远,神理绵绵。今天,我们可以从朴老身上学习的很多很多。虽其“清识难尚”,而“至德可师”,首先应该要学习的是朴老的人格风范。朴老的人格风范如泰山之高,如渊泉之深,从何学起?如何而学?我们可以从“刚”与“柔”两个方面来认识。

  一、刚。刚是刚强不屈,是百折不挠,是正直不阿,是矢志不移,是一往无前、义无反顾,是浩然正气、至大至刚,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为国家兴旺、民族昌盛、人民幸福,也为正法久住、佛教昌隆,朴老本着至坚至利至明的金刚精神,不屈不挠,摧邪伏恶,毫不退缩。1993年9月朴老所作的《拜石赞》就体现了这种精神。其曰:“不可夺,石之坚,天能补,海能填。不可侮,石之怪,叱能起,射无碍。其精神,其意态,俨若思,观自在。友乎师,石可拜”。字里行间透出其不可夺、不可侮的刚健精神。这种精神贯穿于朴老生命的始终。在血雨腥风的抗日战争时期,他置生死于不顾,在敌占区积极进行抗日救亡活动,组织掩护青壮年奔赴抗战前线;克服重重困难,与新四军联系,把经过培训的上千名中青年送往这支为民族解放浴血奋战的队伍中;同时,他参加了职业界救亡组织上海益友社并担任理事长;参加了上海各界人士抗日统一战线组织星二聚餐会及其核心组织星六聚餐会,开展抗日救亡的斗争,其激昂大义、蹈死不顾的刚健精神,其奔赴国难、至死不渝的爱国精神,如日经天,足可告慰前辈、启迪后人。在风雨如晦的解放战争时期,面对专制独裁、黑暗腐败的国民党统治,他挺身而出,积极参加争取民主、反对内战、解救民众的爱国民主运动,笑对生死,从容镇定,不避斧锯,不畏罗网。1976年,“四人帮”倒行逆施,摧残哀悼周总理的广大民众,朴老当即写下一首《木兰花令》,表达了对“四人帮”祸国殃民罪行的谴责,诗曰:“春寒料峭欺灯暗,听雨听风过夜半。门前锦瑟起清商,陡地丝繁兼丝乱……”上世纪90年代末,邪教“法轮功”肆虐中华大地,气焰极为嚣张,朴老以当代维摩的大智大勇,在1996年11月28日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法轮功是一种邪教,尚不能以‘新兴宗教’论” ,并运筹帷幄,高屋建瓴地领导佛教界对“法轮功”的批判、斗争。从1996年11月16日至1996年12月7日的21天时间中,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的朴老,就“法轮功”问题连续写了1次批示、5封信件,不但揭露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并明确指出:对于“法轮功”光是取缔还不够,还要以理摧毁其谬论,才能有效,可谓高瞻远瞩,一语中的。而这一切都是在1999年7月中央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决定予以取缔之前,所需要的不仅是远见卓识,更需要的是非凡的胆略和超人的勇气,这种胆略和勇气来自朴老一生一以贯之的至大至刚、至坚至利的金刚精神。

  二、柔。柔是柔情似水,是视民如伤,是人溺己溺,是舍身饲虎的大慈大悲,也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爱心与关怀。在近70年漫长岁月中,朴老的慈爱绵长深远,源源不断地细心呵护着中土佛教的参天大树,使之根深蒂固、花繁叶茂。佛陀教导我们“以此大慈悲心及诸法空,二因缘故,能不惜内所有,利益众生,不起难行想、苦想,一心精进欢喜”(《大智度论》卷五十三)。朴老一生秉承佛陀教诲,以无尽悲愿,细心呵护着佛教、呵护着佛子、呵护着有情,点点滴滴汇成无限之波,深广难测。然点滴之水可显太阳之光,细细品味朴老一生的点滴,可以感受到他伟大的悲愿,感受到他不舍有情的菩萨精神。可以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他心中装着的是众生,唯独没有他自己”。朴老一生俭朴,披阅文件、传达指示用的是废信纸边和旧信封,经常把旧信封翻拆再用。生活上布衣蔬食,所用无几,但为了帮助受灾的群众、为了援助孟加拉和非洲的灾民,他却无比慷慨、倾囊相助。1991年中国发生水灾,他心急如焚,率先捐款10万元人民币。据概略统计,1986年至1998年,他个人捐款就达240余万。其视民如伤、人溺己溺的情怀不正是菩萨心肠的体现吗!

  朴老时刻关注着世界和平,以佛教为纽带,精心构筑中日和平友好之桥,希望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朴老如山,以其伟岸的身躯,为圣教、为佛子、为众生挡风遮雨;朴老如海,以其博大的胸襟吸纳三大语系佛教、吸纳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吸纳世界文明的优秀成果,从而拓展出中国佛教发展的坦荡之途。

(二○○七年十一月五日)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