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辉大和尚:学习朴老,纪念朴老,谱写好佛教中国化的新篇章

  为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与时俱进推进我国佛教中国化,1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东方文化研究中心、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湖南省佛教协会船山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在长沙市共同举办“赵朴初与当代中国佛教文化”学术研讨会。来自北京、安徽、湖南等地的100多名专家学者、宗教界人士参加研讨会,省政协副主席欧阳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海生,省委统战部副部长龙建湘,省民宗委副主任邓文华,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则悟出席研讨会启动仪式。

  以下为圣辉大和尚为研讨会作基调发言内容:

圣辉大和作此次研讨会的基调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法师:

  金秋时节,硕果累累,处处洋溢着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后的喜庆气氛,在这新时代的新征程中,今天,我们汇聚在历史名城——长沙,举行“赵朴初与当代中国佛教文化”学术研讨会,从而表达我们不忘初心,深切怀念这位慈悲老人,为当代中国佛教文化,为新中国佛教事业,为世界和平事业所做出的无量功德,从而激励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谱写好佛教中国化的新篇章。

  敬爱的朴老虽然离开我们17年多了,但我们始终觉得其慈颜犹在,他老人家的目光一直在关注着民族的复兴、国家的建设、人民的安乐和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

  朴老以其93年的生命历程,经历了清末、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历史时期,与20世纪相始终。在近70年的漫长岁月中,朴老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为造福社会、振兴中华,为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为发展佛教事业、保卫世界和平等,都做出了卓越贡献。他的思想和精神、内容丰富、博大精深,是激励我们佛教界不忘初心,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谱写佛教中国化的新篇章的宝贵精神财富!

  朴老作为新中国的宗教领袖,面对“文革”以后佛教百废待兴的局面,他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推动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改革开放之初,由于极“左”思想的影响,社会上将佛教视为“精神鸦片”、“封建迷信”,成为党和政府贯彻落实宗教政策的阻力。对此,朴老为了让社会各界能够了解佛教,消除对佛教的误解,发表了《佛教和中国文化》、《关于佛教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要研究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等文章和讲话,着重宣传“佛教是文化”的理念。

  1991年10月,朴老在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报告会上提出:“佛教、道教同中国传统文化关系极为密切,在哲学、历史、文学、艺术、伦理等社会学领域,乃至医学、化学、天文学、生命科学等自然科学领域,都发生过重大影响,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在未来的时代中,佛教必能一如既往,进一步与全人类的先进文化相结合,开出更绚丽的花朵”。这个讲话不仅充分肯定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不可分割,佛教是中国传统文化诸多领域的重要载体,也肯定佛教能够与世界先进文化相融合,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发挥积极作用。

圣辉大和尚与出席第一场研讨会的专家学者

  本来“佛教是文化”是历史的认可。因为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就是通过翻译佛经的最早的中外文化交流、传入中国;又经过文化的弘扬而使佛教得到传播,教义得到阐释;再由于中国文化与印度文化在佛教的交流中,经过接纳、碰撞、交融、互补,从而使佛教不但成为了中国特色的佛教,而且形成了以儒释道为主干的三足鼎立的中国传统文化格局。所以离开了文化,佛教也就不能传入中国;离开了文化,佛教的教义也得不到弘扬;离开了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格局就不会完整。然而“佛教是文化”,这么明白的道理、却经过“极左”路线的摧残,变得是非颠倒,使佛教一段时间内成为社会上,某些人谈之色变的“精神鸦片”和“封建迷信”,并成为当时党和政府要全面贯彻落实宗教政策的思想阻力。而朴老着重提出“佛教是文化”,就是为了唤醒深藏在人们心中的文化自觉,而达到文化自信,来正确客观的认识佛教。也就是说,朴老提出“佛教是文化”,实际上是一种思想的“纠偏”,而不是给佛教正式定义;因此,朴老突出佛教的“文化性”,并不是说“佛教等于文化”。因为佛教是经文化的弘扬,引导信徒将自己信仰的教义,落实到日常的修行中,通过修行得到证悟。所以,朴老提出的“佛教是文化”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化。由于朴老提出“佛教是文化”,不但有效的纠正了极“左”思想造成的,社会偏见,协助党和政府全面贯彻落实了宗教政策,还使佛教文化随着社会主义文化的大繁荣,呈现出枯木逢春的新气象,更体现了朴老的大智慧。

  由于朴老在青少年时代就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所以佛教信仰在他的一生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因此,朴老始终怀着爱党爱民、爱国爱教的深厚情怀,站在国家和民族的整体立场上考虑问题和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在“文革”后期,朴老即写信给周总理和中央统战部的领导人,要求开放急需的佛教活动场所,在周总理和中央党政领导部门的关心支持下,浙江天台山国清寺、宁波天童寺、南京灵谷寺等若干寺院较早地得到修复和开放。在1980年第四届全国佛代会上,朴老提出协助党和政府恢复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消除“文革”严重后果的任务。为了解决佛教急需的活动场所,他主持拟定了开放第一批全国重点寺院的建议名单,在他的努力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于1983年批准开放了142座第一批全国重点寺院,为新时期佛教事业的发展和复兴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为了解决佛教所需的经书,在艰苦的条件下,他主持恢复了金陵刻经处,保障了各寺院佛教经书的需求。为了解决佛教人才青黄不接的状况,他主持恢复了中国佛学院及栖霞山、灵岩山分院、闽南佛学院等全国三十多所佛教院校。1991至1993年又分别在九华山和广东云门寺举办了三期寺院执事培训班,培养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寺院管理人才。1986年和1992年,朴老先后两次主持召开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提出了“全面规划,适当调整,协调发展”的方针,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佛教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正是这些重大举措,培育了大批佛教界的精英和骨干,补救了佛教界的人才断层。我作为“文革”后中国佛学院招收的首批本科生、第一批两名研究生之一,毕业以后能够为中国佛教事业承担一定的责任,就是朴老长期教育和培养的结果。

研讨会第一场由圣辉大和尚亲自主持

  为了探索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佛教的发展道路和方向,朴老提出了发扬“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和提倡“人间佛教”为核心的基本发展思路。他在《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中,对“当代中国佛教应该向何处去”的重大问题作了特别的阐述。朴老说,中国佛教经历了近两千年的悠久岁月,佛教在历史上的成功,与中国佛教自身的优良传统是分不开的。因此,发扬“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和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是当代中国佛教能够保持活力、继往开来的正确选择。朴老认为,人间佛教是佛教的根本精神,而人间佛教思想核心,就是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要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朴老始终对中国佛教汉传、藏传、南传三大语系的团结发展关心备至,认为中国佛教所以能成为佛教的第二母国,就是因为三大语系具足,也是我们国家民族平等团结在佛教界的体现。朴老为之提倡、总结、弘扬的中国佛教的三大优良传统:一是农禅并重的传统,二是注重学术研究的传统,三是国际友好交流的传统。发扬中国佛教“三大优良传统”和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是朴老总结佛教的历史经验,并根据我国现时代的国情经过深思熟虑而提出的。这两大思想互为表里、各有所侧重,从佛教的角度简明地阐述了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关系,对于我们佛教界的工作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上世纪90年代,佛教事业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针对佛教界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朴老又适时地将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到日程。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报告中,朴老从我国佛教的未来发展出发,提出全国佛教界都必须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素质上来。强调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其中,“信仰建设是核心,道风建设是根本,人才建设是关键,教制建设是基础,组织建设是保证。”朴老“五个建设”主张虽然已过了20多年,但这一主张仍然具有前瞻性,不仅没有过时,而在当前佛教界迫切需要加强教风建设、抵制佛教商业化倾向的时候,更需要我们认真加以反思和总结。

仔细聆听、记录的台下观众

  朴老作为伟大的爱国者,始终关注祖国的统一大业。1982年中国佛教协会向香港佛教界赠送《乾隆版大藏经》,1986年中国佛教协会专门成立“香港天坛大佛随喜功德委员会”,支持香港建造天坛大佛,密切了香港与内地佛教的血缘亲情。1988年,在台湾当局刚刚开放台湾民众回大陆探亲时,朴老以敏锐的思维和超人的勇气,相继邀请台湾了中法师、圣严法师、净良法师、星云法师、净心法师、惟觉法师、慧律法师等大德高僧来访,打通了内地与台湾佛教界往来的渠道,为两岸四地的友好联谊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使两岸四地的亲密无间的关系更加深入,对祖国的认同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为增进各国人民的友谊,维护世界和平,朴老开启了佛教国际交流和民间外交的新局面。在展开佛教对外交往方面,朴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按照党中央的统一部署、积极从事佛教民间外交的杰出代表。从1952年朴老亲自打开中日佛教界友好交往的大门开始,到1962年中日两国佛教界、文化界共同发起的纪念鉴真和尚圆寂1200周年大型活动,都极大地促进了两国邦交正常化的进程。改革开放后,从1980年推动鉴真大师像回国探亲,到1983年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关系的构想,再到1995年召开的的第一次“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朴老所构建的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的基本思路和组织构架,谱写了新时期三国佛教和平友好交往的新篇章。

  以上点点滴滴,仅仅是朴老为中国佛教事业所做巨大功德的冰山一角。朴老的一生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和平奔走呼号,致力于中外友好交流活动与和平促进活动,为维护亚洲和平和世界和平留下了万人称颂的功绩,被尊为“二十世纪伟大的和平使者”。朴老,以其爱国爱教、护国利民的思想情怀,把佛教的教义圆融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维护国家民族尊严、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之中;圆融于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促进中国佛教界与世界各国佛教界友好交往的伟大事业之中。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不久,恰值赵朴老诞辰110周年。我们在这个时候纪念他,有着特殊的意义。“十九大”确立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全党全国全军各族人民行动的指南,也为我国三大语系佛教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在新时代焕发光芒指明了方向。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一直是赵朴老的生活动力和目标。他在世时,每次参加会议或社会活动,都要谈他对国家建设和社会发展情况与问题的看法。他晚年耳不聪,眼也不如以前,但党和政府的每一决定和举措,社会风气、民间苦乐,他都关注,都了然于胸,都牵动他的深情。

  “千载胜缘逢盛世,好将佛事助文治”,这是朴老生前常用的一句话。实干兴邦,空谈误国!在中共十九大的报告中,习主席向我们发出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的伟大号召,提出了新时代、新思想、新目标、新征程的时代宣言。而我们举办“赵朴初与当代中国佛教文化”学术研讨会,就是要学习朴老的品德,吸取朴老的智慧和力量,继承朴老爱党爱国爱教的精神,发扬朴老关于佛教“五个建设”和“人间佛教”的思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与全国人民一道奋勇前进,迈向更加壮阔的新征程,为佛教的中国化谱写新的篇章,为世界和平奉献我们佛教的智慧和力量。

  最后,祝大家身心康泰、吉祥如意!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