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年:鉴真和尚与朴初居士——当代中国纪念鉴真大师活动回眸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黄夏年

  在中日佛教交流史上,有二位佛教徒是值得关注的,一位是唐代的鉴真大师,他为了促进中日两国的佛教交流,先后六次渡海,最后成功抵达日本,将佛教律宗传到了扶桑,被认为是日本律宗的始祖。另一位是当代赵朴初居士,他为了加强两国佛教界的交流,毕其一生五十余年时间,中日两国佛教交流进入了新的时期。本文主要讨论赵朴初居士与鉴真大师的关系,从中了解他们对两国佛教交流的贡献。

  一、中日两国佛教交流的先行者鉴真大师

  鉴真是中国唐代佛教高僧,俗姓淳于,广陵江阳县人。总丱(guan,去声)俊明,器度宏博,能典谒矣。鉴真父亲是一位禅师,住在大云寺。鉴真深受佛教熏陶,见到佛像就感动涕泪,心萌出家意愿。父亲见他志愿深广,立志唯高,同意了他的要求。长安元年,武则天下诏天下度僧,鉴真跟随智满禅师出家为沙弥,住在大云寺里。唐中宗孝和皇帝景龙元年,鉴真到长安从道岸律师受菩萨戒。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于西京实际寺依荆州恒景律师登坛受具足戒。鉴真在长安努力学习,向各位名师讨教,“虽新发意,有老成风。观光两京,名师陶诱。三藏教法,数稔该通。动必研几,曾无矜伐。言旋淮海,以戒律化诱。”长安的学习经历使他成为宗门巨匠,学成之后回到南方,在江淮之间教授戒律,“爵为一方宗首,水池印月,适足清明。貌座扬音,良多响答。”

  鉴真是一位主要在南方地区弘传律宗的大家。《宋高僧传》记载:“(唐玄宗)天宝十四年。日本国沙门荣睿普照至扬州。奉国主命以僧伽梨十领施中国高行律师。鉴真受其衣。感外国有佛种,遂与睿等附[舟*自]而东,”“从《唐大和尚东征传》可知,鉴真出海到日本出发地如下:

  743年,他的计划因为有人告密,还没有出发,就失败了。

  743年,他首次从扬州出发,遇到狂风,船只触礁,只好返回。

  744年,他从舟山出发,前往日本,仍然遇到大风,只好再次返回 744年,他准备从福州出海,但是又因弟子上告官府,而被迫取消。

  748年,他从杭州湾出海,但是又因风向的转变,把船吹到南海,到了海南,损失惨重。

  753年,他再次从扬州出海,这次比较顺利,最终到达日本。

  鉴真到达日本后,“宰相、右大臣,大纳言已下官人百余人来礼拜问讯,后使正四位下吉备朝臣真备来口诏曰:大德和上远涉沧波,来投此国,诚副联意,喜慰无喻,联造此东大寺经十余年,欲立戒坛传受戒律自有此心,日夜不忘。今诸大德远来传戒,冥契朕心,自今以后,受戒传律,一任大和尚,又僧都良辨,令录诸监坛大德各进禁内,不经于日勅授传灯大法师位。其年四月,初于卢遮那殿前立戒坛,天皇初登坛受菩萨戒。次皇后、皇太子亦登坛受戒。寻为沙弥证修等四百四十余人授戒。又旧大僧灵佑、贤璟、志忠、善顶、道缘、平德、忍基、善谢、行潜、行忍等八十余人僧,舍旧戒受大和上所授之戒。后于大佛殿西,别作戒坛院,即移天皇受戒坛土筑作之。……大和上诞生象季,亲为佛使,经云如来处处度人,汝等亦教如来,广行度人。大和上既承遗风度人逾于四万。……从此以来,日本律仪渐渐严整,师资相传,遍于寰宇。如佛所言,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即为如来常在不灭,亦如一灯燃百千灯,暝者皆明明不绝。”

  在鉴真之前,日本只有私传者在修习律宗,“虽有法而无传法人,譬犹终夜有求于幽室,非烛何见乎。”“鉴真到日本后,收徒传法,得到天皇许可,并向天皇和贵族授戒,表明了他所带去的律宗就是“公传”,日本佛教界人士特地把他称为“佛使”,意谓是佛陀或佛教的使者,有代佛说法和传戒的权利。《宋高僧传》说鉴真是“彼国号大和尚,传戒律之始祖也。”他是中国佛教律宗的高僧与代表,代表了整个中国律宗的国家佛教的形象。日本的律宗从他的传戒开始得到了公开的合法性,故他被称为日本律宗之祖。此外,鉴真在日本建立唐招提寺,日本律宗有了正式的传习基地,将律宗与国家的权利联系在一起,“以持戒之力,保护国家”,纳入了日本护国佛教的体系。

  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一直起到了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和增进与各国友谊的重要作用,佛教徒扮演了民间外交师的角色,对中外各国之间的友好往来,功不可没。东晋法显大师是开展我国民间佛教外交活动最早的佼佼者之一,鉴真大师积极参与了这一活动,是取得了成功的最伟大僧人之赵朴初对鉴真大师给予很高评价,指出:“在我们友好的道路上,经常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障碍,鉴真大师之特别值得纪念,就在于他那突破障碍的惊人毅力。远古时期,中日两国间的主要障碍是海洋,随着文明的进步自然的障碍逐渐被克服了,而社会的障碍却复杂起来。鉴真一方面要以极大的决心来克服海上的风浪,另一方面又要以更大的决心来对付社会上的阻挠。历史主流不断前进的同时,总不免有逆流的出现。中日两国人民友谊发展的过程正好说明这一规律。一面是人民在尽力寻求友好,一面也有人在存心破坏。荣睿在中国甚至受到漂继之灾,鉴真在日本据说也遭到过诽谤。特别是统治者们为了自私的目的,有时会宣布海禁,阻止人民的往来:有时会肆行扩张,给人民造成灾祸。这些反历史、反人民的逆流,也如海上的波涛一样,一股风来,可以显得颇为汹涌,但是终竟改变不了潮流的方向,风一过去,也就归于消失。真正留下长远影响,活在人们心中,受着人们敬爱的,只是那些为两国人民的友情种下好因、结出善果的诚诚恳恳的作者,一千二百年的时间过去了。自然的阻力基本上不存在了,但人为的阻力则勿宁说是益加复杂。鉴真时代碰到的还只是内部顽固意识的牵掣:而我们今天,则于内部问题之外,还要对付从另一半球来的、插身我们中间不许我们交好的邪恶势力。排除这些魔障,恢复我们的正常关系,发扬我们的友好传统,谋求我们的和平幸福,这是当前中日两国人民继承鉴真事业应该共同努力的目标。

  二、当代中国大陆纪念鉴真法师的活动回顾

  鉴真大师一生多次在我国各地辗转,度众四万余人,又将佛教律宗传入日本,成为日本律宗的初祖,最后圆寂在日本唐招提寺,为中日友好献出自己的一生,鉴真为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和世世代代友好做出了贡献,被日本佛教界人士永远尊崇,他的雕像放在日本寺庙大殿里供奉,法脉流向东瀛各岛。中国佛教协会建立以后在赵朴初居士领导与关心下,举办了长达几十年的各种纪念鉴真活动,据中国佛教协会张琪居士编的《当代中国佛教大事记》“记载,从1963年到1980年,在赵朴初居士领导下,2日佛教界举行与鉴真和尚有关的活动中如下:

  1963年:

  2月25日,据《现代佛学》报道:为纪念我国唐代东渡日本的鉴真和尚圆寂一千二百周年,由中国佛教协会、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历史学会、中国建筑学会、中华医学会、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等团体组成了“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年纪念筹备委员会”,筹委会的委员有赵朴初、林林、梁思成、谢冰心、候外庐、吴一珂、楼适夷、陈慧、史林峰、方石珊、陈邦贤、周叔迦、赞等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担任主任委员。

  5月5日,应全日本佛教会的邀请,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率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到达东京,参加日本佛教界、文化界举行的“纪念唐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活动。

  5月6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到达奈良,参访了东大寺和唐招提寺。

  5月7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到大津市参访比睿山延历寺。

  5月8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应邀参加由鉴真和尚遗德奉赞会日中佛教研究会、京都佛教徒会议、日中友好协会京都府联合会四个团体举行的欢迎大会,赵朴初团长在会上作了讲演。

  5月10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访问高野山。

  5日11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参加了高野山纪念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法会。

  5月16日,下午,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参加了全日本佛教会在总持寺举行的“鉴真大和尚圆寂一千二百年纪念法会”

  5月19日,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启程回国。

  6月8日,政协全国委员会宗教组举行报告会,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报告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日本的观感。

  169月12日,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医史学会举行纪念鉴真和尚逝世千二百周年学术报告会。

  10月3日,上午,中国佛教协会在广济寺隆重举行法会,纪念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数代表团参加了法会。

  中午,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举行招待会,热烈欢迎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和以安脂更生为首的日本文化界代表团。

  10月4日,下午,首都佛教界、文化界、医药界一千五百多人在政协礼堂隆重集会,纪念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日友好协会名誉会长郭沫若,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等出席了大会。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和以安藤更生为首的日本文化界代表团,以宫崎世民为首的第七次日中友协代表团,日本工业展览会副总裁铃木雄、平野三郎,以中西义雄为首的日本部落解放同盟青年、妇女代表团,在北京的日本和平人士西园寺公一等应邀出席了大会。楚图南会长主持大会,赵朴初会长、金刚秀一团长、安藤更生团长分别在大会上讲了话。

  同日,郭沫若副委员长接见应邀来我国参加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年纪念活动的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和以安藤更生为首的日本文化界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10月15日,扬州市佛教界、文化界、医药界二百多人隆重集会,纪念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赵朴初,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周叔迦等出席了大会。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和以安藤更生为首的日本文化界代表团应邀出席了大会。纪念大会结束后,扬州市佛教协会隆重举行了纪念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的法会。下午,在法净寺(古大明寺)举行了鉴真和尚纪念堂的奠基仪式。

  同日,中国佛教协会和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在江苏扬州发表共同声明。

  10月22日,迎请鉴真东渡的日本入唐留学僧荣睿大师纪念碑在广东肇庆鼎湖山落成,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参加了揭幕仪式。

  10月23日,应邀来我国参加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年纪念活动的以金刚秀一法师为首的日本庆赞鉴真和尚访华佛教代表团取道香港回国。

  10月24日,应邀来我国参加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年纪念活动的以安藤更生为首的日本文化界代表团取道香港回国。

  1964年:

  3月16日,日本文艺评论家、日本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纪念委员会代表龟井胜一郎先生偕同白士吾夫先生访问了我国鉴真和尚逝世千二百周年纪念委员会。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鉴真和尚逝世一千二百周年纪念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朴初、委员林林、梁思成、谢冰心、方石珊、巨赞、楼适夷等人士接待了他们。

  1980年:

  3月6日,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在北京广济寺举行会议。 4月9日,政协全国委员会宗教组举行会议,中国佛教协会负责人赵朴初报告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情况。

  4月13日至5月28日,由日本奈良唐招提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和朝日放送社联合组织的“鉴真和尚像中国展”先后在江苏扬州和北京展出。

  1813日下午,鉴真大师像由唐招提寺住持森本孝顺长老等护送乘专机运抵上海。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佛教协会代会长赵朴初等各界代表一百多人前往机场迎接。

  14日,鉴真大师像运抵鉴真家乡扬州。江苏省、扬州市有关领导及当地群众到瓜洲古渡码头迎接鉴真大师像。

  18日,江苏省暨扬州市各界人士一千多人在扬州市工人文化宫隆重集公,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

  19日,鉴真大师像巡展仪式在扬州大明寺鉴真纪念堂开幕。

  同日,《人民日报》发表全国政协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为《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念》集撰写的文章,题目为《一件具有深远意义的盛事》。

  同日,《人民日报》还刊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为《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纪念》集亲笔书写的题词:“为中日人民世代友好下去和文化交流事业作不懈的努力!”

  5月4日,回国巡展的鉴真大师像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全国政协副主席刘澜涛、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以及首都各界群众三千多人参加了开幕式。邓颖超为开幕式剪彩。对外友协会长王炳南致祝词。日本驻华大使馆公使加藤吉弥宣读了大平正芳首相的贺电。

  5日,首都佛教界和文化、艺术、建筑、医药等各界人士一千多人在政协礼堂集会,热烈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

  6日,邓小平副总理会见唐招提寺住持森本孝顺及以朝日广播社社长原清、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宫川寅雄为首的“国宝鉴真和尚像中国展”访华团全体成员。

  14日,鉴真大师像移供北京法源寺。18日,政协全国委员会宗教组、华侨组、妇女组、民族组、国际问题组、文化组到法源寺参观鉴真大师像。

  24日,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圆满结束。在北京法源寺举行了隆重的闭幕仪式。欢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委员会主任委员赵朴初在闭幕式上发表了讲话。

  28日中午,森本孝顺长老护侍鉴真大师像乘专机离开北京返回日本。赵朴初主任委员及首都佛教界和各界人士二百多人到机场送行。机场上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

  1983年:

  6月16日,今天是我国唐代高僧鉴真大师圆寂一千二百二十周年忌辰。扬州市佛教、文艺、建筑、医药等各界知名人士七十多人,在大明寺举行了纪念会。

  1993年:

  12月10日,中日两国佛教界在扬州大明寺集会,隆重纪念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一千二百五十周年。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茗山法师、日本国奈良唐招提寺执事远腾证圆长老、大安寺副主持河野良文法师、江苏省各诸山长老及两国僧人四百余人参加了纪念活动。

  1997年:

  8月20日,“鉴真东渡遇险纪念塔”落成典礼在江苏南通市狼山旅游度假区内的黄泥山龙爪岩举行。

  赵朴初认为“我们佛教徒应当发挥我们的优势,尽我们的心力,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出贡献。“优势”这两个字,用另外一种话讲,就是特殊的有利条件。用佛教的语言就是“殊胜因缘”。我们佛教的优势是什么呢?佛教在历史上对中国的文化作出过伟大的贡献,这是可以当仁不让的。这不仅是在国内,对朝鲜、对日本、对东南亚许多国家,都有极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中国人要研究中国文化史,离不开佛教。”鉴真大和尚直是中日两国佛教互动中的主要对像,因为这是符合两国佛教徒共同题望的好事,鉴真是两国佛教交流的基础和共同崇拜的对象,这也是中国徒教的一个优势,在中日两国佛教交流史上,缺少了鉴真就是一项不完整的交流,只有把鉴真放在了中日两国佛教的大背景下,我们就能看到鉴真在明文亲为一两国的佛教界有多少份量,赵朴初居士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对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团结友好,恢复传统友谊,做了很多丁作,真是上下心,举国一致。中日两国人民谋求团结友好的呼声日益高涨,违反人民愿望的语调越来越窘态毕露,时代的要求,业已非常明确地被提了出来人民的力量,在鉴真时代还只是潜在的、不自觉的伏流,在今天则是鲜明的、有确定目标的火炬,从我们共同纪念鉴真这一事实里,我们可以充分觉出,中日人民传统友谊这一历史主流正在怎样地冲击着横互在我们中间的魔障,我们坚信,只要我们两国人民发扬前人精神,坚决负起时代使命,亲密合作,不懈努力,我们就一定能像前人一样突破一切险阻,实现我们共同的愿望与美好的将来。鉴真大师、荣睿大师的光辉事迹将水远鼓舞我们前进。 

  “回顾过去,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日友好关系史上,佛教占有重要的地位,起了很大的积极作用。展望未来,佛教对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将继续发挥它的优势,起到深远影响,而中口世代友好对亚洲和世界和平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中日两国佛教界通过纪念鉴真和尚的活动,拉近了两国佛教徒与人民之间的关系,而唐代“通过鉴真的东渡,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大门敞开了,两国人民相互问的了解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牢固地建立起来了。经由唐代汇合、涵育、长养出来的东亚中古文明在这一新的土壤中迅速地生根、发叶、开花、结果。从那以后,日本的文化高潮一个接一个地在历史上出现,终于形成了东方文化中和中国最为亲密而又最具特色的一个体系。一千多年来我们互相补充,互相推动,成为东方世界上一对绚烂夺目的姊妹国家。追本溯源,我们不能不对鉴真和他的合作者和继承者们从内心的深处发出崇高的敬意。”“今天我们沿着赵朴初居士走过的道路,将鉴真与赵朴初居士所做的对外交流事业进一步发展深入,融入习主席提倡的“一带一路”的伟大事业当中,充分发挥佛教在对外交往中的历史传统和所起到重要作用,让“鉴真大师为我们两国人民播下的友情种子真是万古常新,金刚不坏!”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