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到底有多“神”?

《大公报》刊登三版有关“全能神”的独家报道,关注异端教派的团体 来源:网上截图

  近日,据大公报专题组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全能神”在香港卷土重来,继续借助”新末日论”招揽大批新移民妇女充当信徒。报道称,一名已治愈情绪病的妇女,加入该教后旧病复发,一度离家出走;有妇人“抛夫弃子”,早出晚归出席聚会,经常怒骂他人是魔鬼……一场没有硝烟的争斗随时发生在香港逾百万名基督、天主教徒和家属身上。

  前世:从“呼喊派”到“全能神”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其创始人赵维山原是“呼喊派”骨干。该组织宣扬所谓“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经来临,以“女基督”的形象第二次道成肉身降临中国,宣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凡不信则被“闪电”击杀。早前,该组织不仅被我国政府被定义为邪教,亦被罗马教廷呼吁警惕,并被国际新教人士认为属于异端。近日,大公网记者对“全能神”的“前世今生”进行了梳理,希冀更多的人认清这个邪教组织的邪恶面目,正信正行,远离邪教、远离伤害。

    

“呼喊派”教主李常受 资料图

  “全能神”发起人赵维山曾追随“呼喊派”李常受,原为“呼喊派”的骨干人员。

  “呼喊派”是由倪柝声(福建省人)于20世纪20年代所创立的“小群”教会而衍生出来的异端教派,其教主是李常受。上世纪60年代末,李常受在洛杉矶发起“呼喊”运动,鼓吹“道的时代”已经过去,已转入灵的办法“释放灵”。他们在聚会时的主要特点是集体大声重复呼喊“哦主”、“阿门”、“哈里路亚”等等,故而得名“呼喊派”。

  “呼喊派”从1979年开始向中国大陆渗透,挑起了一系列非法活动。他们筹集经费,大量偷运李常受的反动著作、小册子和录音磁带,策动内地骨干分子层层建立地下组织,煽动信徒反对党和政府的领导,举行非法集会,昼夜狂呼乱叫,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生产,他们甚至公开叫喊要在中国建立“神的国度”,妄图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中国。

  “呼喊派”的传教热情欺骗和迷惑了不少年轻人,因而自1982年起,有关部门依法取缔“呼喊派”组织,对一些“呼喊派”骨干成员实行监控,使其逐渐走向衰落。该派的势力虽然被大大削弱,但其恶劣影响并未完全消除。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呼喊派”的一些思想及部分残余势力,从“呼喊派”中衍生出许多新的异端派别。1989年,原“呼喊派”骨干赵维山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中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自称为“全权的主”,一个邪教组织由此探出头来。

  今生:操纵“女基督” 不择手段“吸引”教徒

  2001年6月,一个自称“东方闪电”发起人的中国人在美国纽约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此人正是赵维山。自此,“全能神”的神秘面纱被揭开。

  赵维山本是黑龙江一名铁道工,1989年初自封为神,据公安部门掌握的情况,2 0年时间“全能神”发展了不少“信徒”。赵维山从众多的追随者中选出7名视为“神的化身”的人,与自己一同作为该派的主要领袖及骨干分子,分别以“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名称之。他以“全权”自称,其余6名都是女性。

    

“女基督”杨向彬(左)与“全能神”发起人赵维山(右) 资料图

  据了解,名为“全能”的则是后来被称为“全能神”、“实际神”、“东方闪电”的那名女子。该女子名为杨向彬。因1990年高考落榜受了刺激,精神出现问题,她常对信众称自己被圣灵感动见到异梦异象,赵维山趁机吹捧,最终把这个所谓的“全能神”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全能神”组织架构图 来源:网络

  该邪教组织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从事非法活动。利用世界末日散布谣言,蒙蔽不明真相的群众。如同传销组织一样,“全能神”邪教组织对“信众”进行洗脑。更为触目惊心的是,为拉更多人入教,“全能神”教徒会以金钱、手机等厚礼相赠,甚至要求女信徒色诱其他教会的一些男教员,甚至不惜制造血案,打断不肯入教者的四肢、割去耳朵,手法极其残忍。正是采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使得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堕入了“全能神”这个邪教组织的陷阱。

  劣迹:“杀妻”、“升天”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全能神”打着宗教幌子,宣扬世界末日、不信教会带来灾难等歪理邪说,让教徒把自己的家庭财产都拿出来奉献给教主,如果退出邪教组织,都被认为是“叛教”,不听话就要挨打,情节严重的甚至致死。其教徒在传教过程中遇到障碍就“坚决斗争”,发生了多起“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打断双腿、割掉耳朵甚至杀人抛尸的恶性案件。

  发生在山东招远市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经查,6名犯罪嫌疑人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受害人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

6名“全能神”组织成员在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将一名女子殴打致死 来源:网络

  “全能神”犯下的“血债”远不止于此。他们有的公然行凶:1998年,在河南南阳,“全能神”信徒暴力行凶,造成9人受伤,2人被割耳;有的被“末日说”蛊惑“自焚”:2011年,受“世界末日”影响两信徒在吉林白城自焚,殃及无辜;还有的甚至为了所谓的“除灵”残忍杀害妻孩:1996年,在江苏沭阳,万成彦用斧击死8岁儿子并将其钉成“十字架”。陕西西安的“全能神”信徒王涛则在2012年,杀妻除“邪灵”;当然,也有迷途知返想要退出“全能神”的信众,然而却走投无路:2011年,家住安徽霍邱的卢庆菊欲退出“全能神”遭威胁,最终投水自尽。同时,也有执迷不悟的信徒,最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2003年,在湖南长沙,一位名为谢云的女子为“升天”喝农药自杀。然而,这些都只是“全能神”邪教组织行凶害命,危害社会的冰山一角。

  “全能神”只顾向其追随者灌输他们的错误思想,而全然不顾这些人的道德作风问题。非但如此,在他们的思想中,甚至明显有鼓吹放纵私欲的倾向。失去了道德上的约束,再加上思想上的纵容,所以“全能神”的追随者们,都有着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道德之败坏,行为之残忍,令人发指。

  取缔:政府坚决打击,宗教界联合抵制

  据了解,早在1995年,“全能神”就已被定位邪教组织,国家宗教事务局早已对其邪教性质记录在案。2009年,云南省江川县人民检察院对“全能神”的17人组织判处有期徒刑;2012年,陕西“全能神”组织散布世界末日将至,公安机关对其骨干成员进行了抓捕。

  2014年6月1日,中国反邪教协会发表《中国反邪教协会关于严厉谴责“全能神”邪教成员故意杀人事件的声明》,呼吁社会公众提高警惕,与邪教组织开展坚决的斗争。行动开展两个月,中国共破获案件5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近千人,效果显著。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报道9省区400余名邪教人员被抓获 来源:视频截图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对“全能神”的打击力度也在加大。其中,广东检方2014年严惩“全能神”等邪教组织犯罪活动,批捕179人,起诉130人。河北衡水警方经过一年多的缜密侦查,成功破获一起“全能神”邪教案件,抓获骨干成员74名,摧毁制作、存放反宣品、聚会讲道窝点36处,收缴了万余份反动宣传资料。

  

中国基督教两会反对“全能神”邪教的公开信 来源:网络截图

  除此之外,基督教、天主教也主动联合抵制“全能神”。2013年4月14日,罗马教廷媒体《今日梵蒂冈》以一篇名为《“全能神”袭击中国教众天空》(“Lightning of the East” in the sky of the Chinese Christians)的文章,揭露“全能神”以暴力、诱拐、绑架等手段胁迫中国基督徒,向天主教界发出防备“全能神”的警示。港澳台的基督教组织也都发表声明,呼吁警惕并抵制“全能神”。

  余音:除恶未尽,斗争继续

  据中国反邪教网披露,2000年,赵维山被劳教3年后出狱,带着5名骨干一起潜逃到美国。

  潜逃后,赵维山并没有放弃国内的“江山”。相反,他早有部署。曾与他一同闯天下的死党何哲迅,被任命为“全能神监察组组长”,负责掌握国内一切事务。在“全能神”组织体系中,监察组是权力核心,掌握着财政和人事任免大权。而赵维山也迅速在美国建立“全能神”总部,并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方式蛊惑引诱更多的人加入这个邪教组织。

  2009年4月,包括何哲迅在内的一批核心骨干悉数被抓。2011年12月,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缉骨干、摧组织、追资金”为主要内容的统一破案行动,再次对“全能神”组织实施专项打击,抓获“全能神”邪教组织境内核心头目及各级骨干120多人。打掉指挥境内“全能神”组织的核心“电脑组”,收缴现金、黄金折合人民币2000多万元。

  然而,“全能神”这个邪教组织并不甘心失败。2013年,赵维山斥资1000多万元,在香港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广告,并买下一些街头摊位,还公然向路人发放宣教资料。2014年,赵维山在韩国首尔九老区九老洞390-157号石原大厦设立亚洲总部,加强对中国境内组织的控制。据新华社披露,2014年招远血案发生后,“全能神”邪教居然还在台湾主流媒体刊登广告,混淆视听。2012年起到2014年6月,“全能神”邪教仅在台湾报纸投放的广告费就超过1亿新台币。

  打击邪教组织是当今全球性的难题。看来,与“全能神”斗争还未结束。但我们能做到的是:明辨是非,正信正行,远离邪教。

相关链接:

邪教“全能神”死灰复燃 警方:会依法跟进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